圣盈信线下理财公司被立案,83年实控人出逃后增发3.5亿新股
2019-09-24 18:00:47
  • 0
  • 0
  • 0


2019年9月19日,纳斯达克中国金融科技概念股圣盈信(NASDAQ:CIFS)发布公告称,美国证监会同意公司发行总额不超过5000万美元的证券。而其实际控制人似乎已经逃至境外,其掌控的线下理财公司年初已被警方立案,

圣盈信实际控制人或已出逃?

圣盈信8月22日首次提交证券发行注册申请,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发行证券种类包含股票认购协议、债权、认购权证、期权等,也可以是以上各证券品种组合,具体种类和价格由发行人和承销商商定,可分多次发行,发行总金额不超过5000万美元(约合3.56亿元人民币)。


公开信息显示,圣盈信2017年8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10美元,最高价66.1美元,9月23日收盘价为1.7美元,目前总股本为2211.42万股,总市值仅有3759万美元(约合2.68亿元人民币)。这也意味着,圣盈信此次申请发售证券的总金额已经超过了其市值。


在申请发行证券前,圣盈信出现了一系列的变动。

2019年4月11日,圣盈信CFO孙璐辞职,副总裁许金池接任。

2019年5月1日,圣盈信公告称,公司无法在美国证监会规定的最后期限内披露2018年财务报告,并承诺将在到期日后15天内披露。同时,公告称,预计2018年总收入将大大少于2017年度的总收入。

更有意思的是,这家曾被美国做空机构浑水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评价为“没有真实业务、一文不值的骗子公司”,其实际控制人林建欣已因为线下理财公司被北京警方立案查处,本人目前已经失联,要么逃匿海外,要么已被警方刑拘。

新经济IPO查阅发现,2019年2月15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在一份民间借贷诉讼案件审判书中指出,鼎治泰达公司涉嫌犯罪,已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立案侦查。


而在2019年1月9日,河北无极县法院在一份裁判书中称,经法院审查,被告林建欣下落不明。

由此可判断,北京市朝阳区警方大约在2019年1月至2月期间对鼎治泰达立案。

不过,新经济IPO注意到,无论是5月份的年度报告还是9月份的圣盈信申请发行证券文件上,都有林建欣的签名。这是否意味着林建欣已经逃到境外,继续操纵圣盈信的资本运作呢?

从此次发行证券的举动看,林建欣似乎打算将上市公司转让并套现走人。

逾期10多亿后以高价股份割“韭菜”

鼎治泰达全称为鼎治泰达财富(北京)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及实际控制人为林建欣。鼎治泰达是一家线下理财公司,成立于2015年9月,注册资本2亿元,实控人林建欣持股70%。鼎治泰达在全国各地开设了16家分公司,主要位于北京、青岛、烟台等地。

鼎治泰达旗下的理财产品包括鼎治富、鼎治通、鼎治盛等,投资期限3个月到18个月,平均年化收益率10%-13%左右。目前,鼎治泰达的官网已经无法打开。

据媒体报道,2018年9月中下旬,鼎治泰达告知投资人,理财产品出现逾期,无法按时兑付。据称,平台逾期规模至少十几亿元。投资人称,鼎治泰达提供了三种兑付方案,其中一种是质押担保圣盈信的股份收益权及回购。

林建欣质押或转让其拥有的圣盈信部分股权收益权给出借人,以大约36美元/股的约定价格折算相应的股份。两年后,如出借人所质押或转让的股份的股价不超过43美元/股,则林建欣须按43美元/股支付回购款,回购全部股权收益权。若股价超过43美元/股,则林建欣必须按当时股价支付回购款,从而回购全部股权收益权。

圣盈信目前的股价只有1.7美元,要在两年内达到43美元,无异于痴人说梦。林建欣肆意收割线下投资人的意图昭然若揭。

1.8亿现金神秘消失

从财务状况看,圣盈信也基本沦为一家破产公司。2018年财务报告显示,圣盈信2018年收入1440万美元,收入成本65万美元,运营成本1233万美元,净亏损382万美元。

2016年和2017年,圣盈信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582万美元和2512万美元,净利润分别为1389万美元和2405万美元,平均净利润率高达90%。如何实现如此高的净利润率,圣盈信一直没有解释过。

但另一方面,圣盈信2018年帐上近2亿元现金神秘消失。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末,圣盈信银行现金及在手现金2717万美元(约合1.9亿元人民币)。但到了2018年末,公司银行现金仅剩余158万元人民币(约合1100万元人民币),1.8亿元的现金神秘失踪了。

圣盈信的骚操作还不止于此。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末,圣盈信直接向第三方放贷约496万美元,通过银行委托放贷金额约3673万美元,贷款损失准备计提金额为零;截至2018年末,圣盈信直接向第三方放贷1200万美元,通过银行委托贷款约3497万美元,当年计提贷款损失准备金约712万美元,计提比例为15.16%!

圣盈信2017年放贷质量好到没朋友,2018年坏账计提却高达15%,如此大的反差,是在逗监管玩么?


再来看看圣盈信的贷款利率,2017年,圣盈信发放的贷款大多利率为16%,2018年,圣盈信发放的三笔直接贷款中,有两笔利率为5%,合计金额700万美元;1笔利率为15%,金额为500万美元。


稍微了解中国中小企业的都知道,民间借贷利率低于20%,放贷机构都算得上慈善家了。官方披露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5月末,五家国有大型银行对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的平均利率为4.79%。要知道,这是国有大行对小微企业的扶持性优惠贷款,普通企业是不可能申请到的。那么圣盈信5%的年化利率是什么操作?圣盈信的资金到底来自哪里?可以支持公司不计风险、不计成本的放贷?

如果圣盈信的资金来自线下理财公司鼎治泰达,其给投资人的资金成本为10%-13%,再加上3%-5%的运营成本,综合成本至少13%-18%,这还未计算坏账风险。以15%、16%以内的利率放贷,圣盈信只能是大幅亏损。

业绩造假欺诈上市

目前看,唯一有可能的解释是,圣盈信依靠线下的非法集资汇聚资金,通过虚假式放贷伪造业绩,实现欺诈上市。随着鼎治泰达被立案,真相开始水落石出。

公开信息显示,圣盈信(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9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股东为自然人林建欣(持股99%)和黄少勇(持股1%)。2017年8月,圣盈信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以10美元每股的价格募资2023万美元。

2016年9月,圣盈信向江西华泰工贸有限公司的大股东蔡龙革发放贷款2000万元人民币,期限一年,借款利率同样是14%。担保方为江西华泰工贸有限公司。

江西华泰工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蔡龙革2013年7月成为这家公司的大股东。公司注册资本200万元,实际资本200万元,但公司年报显示,股东认缴资本形式为“货币和土地使用权”。

奇葩的是,圣盈信在美国证监会披露的借款合同中,蔡龙革的身份证只有16位数字。新经济IPO依据文件信息判断,蔡龙革出生于1984年,应该也是福建石狮人,是林建欣的老乡。





除了让老乡用空壳公司来借款外,林建欣还亲自上阵,跟公司签署借款协议。例如,2016年3月,林建新向圣盈信借款500万元,利率16%。

为了支撑圣盈信的股价,除了编造虚假借款协议外,圣盈信还试图通过收购忽悠二级市场投资人。2017年11月,圣盈信斥资1200万元收购大数据公司北京安易信科技有限公司。

然而,2018年,圣盈信来自安易信的收入只有55万美元,当年净亏损约360万美元。当初被收购时,安易信有89名员工,到2018年底,仅剩下3人。基于此,圣盈信在2018年年度报告中称,安易信到2018年底实际上已经破产。


在这种情况下,圣盈信的实际控制人林建欣出面当了接盘侠。2018年12月30日,林建欣签署收购协议,以零元的价格收购安易信,并承担其2053万元人民币的债权。圣盈信表示,公司认为上述债务已经无法回收,因此无偿转让给林建欣最符合公司的利益。



就是这样一家开设十几家线下门店、非法集资十几亿,通过编造业绩欺诈上市的公司,竟然一路绿灯,获准奔赴海外上市。最后,还是一家做空机构在2017年12月20日剥下了“皇帝的新装”,浑水在报告中称,

“圣盈信几乎没有一项业务是真实的,唯一一个从该公司获得贷款的人,就是其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林建欣。浑水报告还指出,圣盈信2016年营收至少虚增了五倍,其多项业务存在数据造假。”

讽刺的是,从浑水揭露圣盈信欺诈上市和数据造假,到2018年底,圣盈信线下理财公司被立案,足足过了一年多。在此期间,仍有大量线下投资人继续被蒙在鼓里,手中积蓄被持续骗走。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