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网贷龙虎榜:交易金额下滑,行业迎来拐点
2019-05-14 23:48:13
  • 0
  • 0
  • 0


315晚会之后,4月中旬,一份《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在业内流传。文件提出,网贷机构将按照区域经营和全国经营划分,其中全国经营要求实缴注册资本5亿元。

该文件一出,多家平台将实缴资本增至5亿以上。然而,一片繁荣背后,网贷行业却悄然迎来历史拐点。

据探长统计,陆金服、玖富普惠、翼龙贷、人人贷等10家头部平台中,除宜人贷4月份交易金额相比3月份增加5.57亿元之外,其余9家平台交易金额均出现下滑。其中,陆金服减少40.63亿元,玖富普惠减少23.78亿元,微贷网减少10.52亿元。


网贷成交TOP 80平台中,4月成交金额、借贷余额出现今年以来新低,分别只有744.21亿元和6972.24亿元,相比3月份的成交金额(877.04亿元)、借贷余额(7188.08亿元)分别减少132.83亿元、215.84亿元。


从数据来看,4月份的交易金额、借贷余额比2月份的数据还要小。值得注意的是,2月份因为春节小长假,交易数据相比1月份出现了明显下滑。这也意味着,4月份行业没有延续3月份的回暖势头,反而出现交易金额、借贷余额双双下滑。

注:受监管环境和平台自身因素影响,个别平台在经营中爆发风险,网贷成交TOP平台会微幅变动,但能直观反映网贷行业交易趋势。

为何如此?探长读财分析认为,可能有以下两个原因。

一、强监管政策抑制网贷机构发展规模,尤其是“三降”政策,明确规定网贷平台降借贷余额、降出借人数、降借款人数,直接决定网贷平台交易金额、借贷余额双双下降。

二、与此同时,监管引导高风险、小规模的网贷平台清退,引导部分机构转型网络小贷、助贷机构、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其中转型网络小贷和助贷的机构最多,也是目前最赚钱的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网络小贷和助贷业务很赚钱,但随着“校园贷”、“砍头息”、“暴力催收”等问题频出。探长注意到,315晚会曝光“714高炮”以后,针对网络小贷的监管被提上日程,其中3-5倍杠杆说法已在圈内流传。果真如此,杠杆倍数将大大限制网络小贷发展。

网络小贷有杠杆限制,转型助贷也并非易事。一家平台工作人员告诉探长,助贷业务考验风控,平台要潜在兜底,且金融机构永远占据主动,资金成本也在10%左右。另外,175号文鼓励网贷机构转型助贷,但备案试点方案提出,鼓励网贷转型网络小贷、消费金融公司或兼并重组,但不再鼓励网贷机构转型助贷。

在疏堵并举政策下,网贷行业持续出清。

3月23日,周世平宣布三年内清盘红岭创投,直到4月22日,红岭创投公布兑付方案显示,平台将在4月25日对1以下用户优先兑付,2019年、2020年、2021年分别兑付20%、35%和45%。

探长注意到,目前红岭创投已无标可投,网站数据显示,昨日成交金额0元,上月成交金额2.16亿元,待偿金额182.63亿元。另外,红岭创投在宣布清盘之后,其在信披方面似乎开始懈怠。截至5月13日,红岭创投未在中国互金协会披露截至4月30日的交易数据。




不止红岭创投,出现逾期风波后的冠e通(冠群驰骋旗下P2P平台)自4月1日之后,已不再更新运营数据,标的数据自3月1日之后不再更新。探长注意到,3月31日之后,冠e通不再有新的投标记录。


团贷、红岭、冠群,今年头部问题平台并不比2018年“雷潮”期间少。探长注意到,4月份至少有4家中大型平台退出行业。

4月1日,E都市钱包发布公告称,经与相关部门沟通,平台决定4月1日起清盘。

4月11日,雪山贷被爆出现逾期,4月15日,雪山贷被爆人去楼空。

4月16日,立业贷发布清退转型公告,并公布两年兑付方案。同日,智融会(智付支付控股)宣布良性退出,平台总待收1.79亿元。

事实上,E都市钱包与易港金融“被清退”的情况并非个例。5月6日,深圳金融办发布第一批自愿退出且声明网贷业务已结清机构名单显示,共有71家平台已退出网贷行业。在此之前,济南金融办公布6家已退出网贷行业的平台名单,贵州金融监管局取缔20家长期停业的网贷平台。

附:4月网贷平台成交龙虎榜TOP 80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