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自首史:傻子、戏精与喜剧演员 
2019-11-04 16:07:21
  • 0
  • 1
  • 0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11月1日下午,P2P平台“泰然金融”实控人潘宝锋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交代了其实际控制的浙江小泰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的情况。

按照警方通报看,潘宝锋此举达到了“自首”的两个标准:主动投案;交代自身犯罪情况。按照非法集资最高刑期10年的标准看,潘宝锋成功锁定了自身的风险。

潘宝锋选择的时间点想必也经过了高人指点。周五下午不会惊动媒体,也不会给JF制造麻烦。更重要的是,昨日,媒体爆出,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近日召开了加快网络借贷机构分类处置工作推进会,会议给P2P平台指出了3条阳关道:良性退出或转型;一条独木桥:对严重违法违规的机构加大打击力度。

没有人喜欢独木桥,消息灵通的潘宝锋也不例外,他及时选择了自首。

1.自首特训班

自首,真的是这届互金特训班学员的优良传统。

第一个因自首出名的是钱宝网实控人张小雷,他在2017年12月26日向南京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身后留下一众为他喊冤的铁杆粉丝。

有人说,张小雷不是P2P,是庞氏。

拜托,咸鱼也有梦想,不要搞同业歧视好吗。

鄙视张小雷,却又模仿张小雷,是互金精英们的自相矛盾之处。

2018年4月9日,上海浦东警方公示,善林金融法人周伯云投案自首。

2018年9月3日,P2P平台“安捷财富”实际控制人凌正向合肥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2018年10月19日,草根投资实际控制人金忠栲到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投案。

2019年3月28日,团贷网实控人唐军向东莞市公安局投案自首。

2019年8月29日,“证大公司”法定代表人戴志康等人向警方投案自首。

……

2.历史的进程

太阳底下哪里有什么新鲜事呢?张小雷是有先见之明的,不要劳驾投资人,自己动手,把自己送进去,实现了后半生丰衣足食的小目标。

P2P,从曾经的小甜甜变成面目可憎的牛夫人,也才十个年头而已。

昔日灯火辉煌时,不少P2P平台政商关系搞得飞起。如今雷声阵阵,所有责任方都陷入了集体沉默。

泰然金融老板在自首前已经通过借壳在美国上市。在上市前的对外宣传中,泰然金融宣称,平台在2018年10月31日通过了由区金融办牵头,银监、检察院,市互金协会等组成的联合行政检查,并发布了由会计师事务所开具的专项审计报告。报告显示,泰然金融符合“信息中介”定位。

周伯云的善林金融曾经赞助过中国女排,上过央视,热衷于从事各种慈善活动,周伯云也曾获得中国质量万里行促进颁布的“中国质量诚信人物奖”。

草根投资曾是杭州市的明星企业,身披上市系、国资系和风投系多重背景,连正宗的国资广州基金也公开为其站台。

这种文字,按惯例,一般事后都被定性为平台虚假宣传,扰乱人心。投资人需要做的就是情绪稳定,耐心等待。“买者自负,卖者尽责”、“打破刚兑”的美好理念在银行、信托和城投多年都没成功实现过,却率先在P2P行业坚定的落地生根了,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要论功劳,P2P自首老板带路自然是有功的,无数投资人则默默的充当了垫脚石。

做实验难免有失败,P2P就是一场一不小心失败的金融实验。牛顿说过,失败乃成功之母。张小雷说,没有什么创(pang)业(shi)失(pian)败(ju)是不能通过进一次监狱解决的,如果实在不能,那就进两次。

在任何国家和任何历史阶段,创业都是有风险的。曾经P2P是热土,如今则是火山口;区块链曾是高风险行业,如今摇身一变成了新一轮风口。创业者是否有法律风险,一方面固然要看个人努力,但更重要的还是要看历史进程。

3.悲喜剧

和任何圈子一样,P2P也是有鄙视链的。自首的看不起被突然刑拘的,逃至境外的看不起自首的,神秘蒸发的笑看在境外东躲西藏的。

未偿本金过百亿的爱投资实控人赵春霞就是早已被biankong的P2P大佬羡慕的对象。在爆发逾期后,赵董事长神奇的离境出国治病,且一直治疗到现在未归,将爱投资的烂摊子甩给了监管和投资人。这样一家非法集资平台在实际控制人跑路快一年后终于立案,但至今不清楚赵女士是否已被通缉。

更神奇的是,赵女士在境外治病期间,还被爆出向接盘*ST步森的新大股东索要1.5亿元离场费。这笔钱最后付没付,付给了谁,*ST步森新股东没有说,反正结果是赵春霞已经从*ST步森中彻底退出了。

引自网络图片,图文无关

比赵女士更传奇的还是先锋集团实际控制人张振新。今年9月,在高达700亿的兑付方案出台前夕,48岁的张振新从香港飞到伦敦,躲在地下室里酗酒,最终把自己弄死了。

在他死讯发布的同时,包括自媒体“兽爷”在内的多家媒体以超过通讯社的闪电发稿速度,发出长文追悼张董事长生前“日夜操劳”的创业事迹。

诈骗了20万投资人700亿元人民币,在海外拥有几十亿的五星级酒店、高尔夫球场、酒庄,张振新可能自己也想不到,死后还能被媒体追赠为“互金劳模”。

真是意外的收获啊。

鲁迅说,悲剧是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换个角度看,赵春霞、张振新等大佬不折不扣是被互金耽误的喜剧明星。

说到演戏,红岭创投的老周肯定不陌生。10月31日,红岭创投创始人周世平在官方论坛发帖,声称自己被管理团队“架空”,有人阻挠不良资产重组。

自从逾期以来,老周一直给投资人各种许诺,从带领投资人催收到引入央企不良资产重组,一直是只问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目前,红岭兑付了22期,累计兑付金额14亿左右,还剩余170亿元未兑付。老周向投资人许诺的最低兑付20%、或36亿的目标眼看是无法完成了。

过去数年,老周苦心营造的“刚兑之王”形象早已崩塌。红岭论坛上,投资人的耐心正在一点点流失,不安的情绪正在酝酿,留给老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